流氓兔 赚钱逆袭记

原创 发迹创业网  2019-04-15 08:36:10  阅读 64 次 评论 0 条

我初中时,被县里选去打篮球,


学校是个空旷的广场,以前死刑犯在这里宣判,再被戴着口罩的武警架到卡车上,拉到法场枪决,


广场北面是个大水塘,水面终年满溢到马路上,水清的能看到鱼,


每年夏天开满荷花,荷叶大如伞盖,满当当一池子,


新学期,同学之间还不熟络,下课都在水塘边看老干部钓鱼,


水塘对面是城关水产大队,几户人家傍水而建,有个姑娘正站在对岸玩耍,皮肤白的像出水荷花,身影倒映在水塘里,水蛇一样摇曳,


流氓兔冲姑娘打了个口哨,


以前,跟女同学说话都会脸红,吹口哨不是耍流氓吗?


流氓兔又喊了一嗓子:狗英~


对岸的姑娘听到了,掬起手放在嘴边,冲他喊:稀毛 稀毛  头上没毛~


然后一串咯咯咯的笑,


后来才知道,他家就在水塘对面,和姑娘是邻居,


在村里他外号叫稀毛,因为头发稀少的缘故,同学们却叫流氓兔,


为什么都叫他流氓兔,我后来追溯过这个问题,乔磊说是他自封的,


那时候流行黑帮古惑仔,达不到黑涩会级别,流氓也是有面子的称谓,乔磊也经常说我是流氓我怕谁?


沿着教室后面尺余宽的小路,绕过水塘,就是流氓兔的家,三面环水,地势很高,就像个孤岛,


有次去还碰到那个叫英子的女孩,流氓兔叫她狗英,


英子不小心蹭一身灰,说稀毛,看看你家破土墙,蹭我一身灰,新买的衣服呐,


流氓兔说,媳妇,给你婆婆说去,让她给你盖红砖大瓦房,


初一还是孩子吧,这玩笑开的让我大开眼界,


流氓兔在大家眼里,就是市侩气的城里孩子,说他流氓,人又不坏,说他好,他玩世不恭,后面加个兔字挺贴切,


刚开始学校没有围墙,即使冬天,男女生都穿短裤训练的,经常有小混混来骚扰女学生,老师也很头疼,


流氓兔就以地头蛇自居,肩负起维稳工作,


好像各个道上的大哥他都认识,打不过的就攀关系,装作老成的样子分牡丹烟,当和事佬,


能打过的,就趁机给体育生长长脸,薅条凳子腿能追打人家二里路,连班主任也给这个地头蛇点面子,


那时候我家庭条件不好,食堂也见不到油水,训练完就会饿的发慌,经常被流氓兔拉去他家吃饭,


他爸姓李,国字脸,人憨厚,给人家拉货为生,他妈妈卖菜,大高个,清瘦,很和蔼的阿姨,我印象中她鼻子总是红红的,流氓兔说是街边卖菜冻的,


从小在鱼塘边长大,张爸会插鱼,用一把三股钢叉,后面拴着绳子,看到鱼一叉下去,准不落空,然后再用绳子连鱼带叉拖上来,


每次叉到鱼,阿姨炖好,我俩就能美美吃上一顿,


他家房子不大,爷爷奶奶住正房,他们三口住偏房,跟我家一样昏暗的灯泡,


阿姨炖上一盆鱼,满屋飘香,用一个高粱秸编成的篓子,盛着热腾腾的大馒头,


我俩狼吞虎咽的吃,李爸和阿姨笑眯眯的看,又嘱咐别卡着刺,


一盆鱼滴水不剩,真好吃,


阿姨说,你要不嫌弃,以后就常来家吃饭,喜儿就他自己,你哥俩是个伴,


在球队时,教练曾语重心长的给我说,正长身体,整天白水煮菜,咋能扣篮,老话说穷文富武,穷孩子练不了体育,


虽然是心疼我的话,我只感觉到阵阵窘迫,别说吃肉,馒头能供应上就不错了,一不小心吃超了,都不好意思给家里要,


阿姨炖的鱼,不只是滋养了营养匮乏的的我,更是对一个窘迫学生的内心抚慰,暖胃、暖心,


直到今天,还能想起那悠悠鱼香,和弥漫着热气的小屋,


每次我俩打着饱嗝,沿着池塘的小路去学校,我就觉得要好好读书,以后要报答他们,


从那后我不再叫他流氓兔,叫他喜子,


记得每年春天,都会来一场倒春寒,


周末本来很暖和,桃花都开满了坡,回家时就把棉衣换成了外套,


礼拜一回校,突然变了天,又刮起了北风,漂起了雪花,


走读生都回家换了棉衣,喜子也穿了件皮夹克,上午文化课,只有我在教室里瑟瑟发抖,寒冷透过单薄的衣服,像掉水塘里一样刺骨的冷,


真后悔没带棉衣,我断定也没谁给我送衣服,这几天可怎么熬啊,


第二节课时,教室门口出现一个身影,老师问,你找喜子?


不,我给东东送件衣服,变天了,听喜子说他没穿袄,


听声音,原来是阿姨,竟然是给我送棉袄,


广场上,阿姨一边帮我整理衣服,一般念叨,喜子说你没穿袄,我一时也没找到合身的衣服,这皮夹克是你李爸的,还有一双大头鞋,穿上吧孩子,别冻着,


看她红红的鼻子,起早贪黑的卖菜,自己不知道受多少冻,眼下还惦记着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,


你看这小手冰凉……她越唠叨,我不禁泪眼滂沱,


衣服穿上,暖和多了,但一句谢谢始终在喉咙里,羞于出口,


阿姨说,快去上课吧,跟喜子你俩好好学,放学回家吃饭,你李爸又抓了条大鲤鱼,


说完沿着池塘的小路走了,目送她背影消失在转角,我平复了好久心情,才红着眼进了教室,


晚上吃鱼,我问阿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阿姨说,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呐,喜子说你俩是好朋友,我也把你当儿子看啊,


那时候同学分两派,以乔磊和齐震为首的城里派,和一盘散沙的乡下派,


喜子虽然也是城里人,但爹妈是城关生产队的农民,乔磊和齐震不带他玩,


我在学校是是班长、球队队长,还兼着学生代表,不管哪派,都听我的,有啥活动,我都带着喜子的,


如果说体育能代表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,搞体育确实需要经济上的支持,


但是在那个贫困年代,我们注定是个败笔,


后来,乔磊因为看不惯教练揩女队员的油,拿射击枪指了教练的头,因违反枪支规定退学了,


齐震后来也退学去了广州,手拿砍刀力战地痞,在樟木头一举成名,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,


球队后来解散,我去了济南九阳,


在那个通讯尚不发达的年代,跟喜子就失去了联系,听同学说,他跟一帮小痞子整天瞎混,我觉得他是一时无业,不会长此以往,


有一年回老家,经过菜市场,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


寻着声音回头看,虽然头发霜白,但那红红的鼻子我认得,


阿姨老了,咋还在街上卖菜,


阿姨说,你这几年去哪了?喜子找你也没找到,说着拉着我的手上下端详,


我说我去济南了,前年去水产大队找过喜子,那里住户都搬走了,


阿姨说,他们搬到新房住不久,李爸因为车祸,人没了,喜子整天在街上瞎逛荡,也不干点正事,你要得空,就劝劝他吧,他听你的,


临走时,阿姨从包里翻出二百块钱,非得塞我兜里,我明白她的意思,我都二十好几的人了,她还把我当孩子看,给我零钱是让我买东西吃,


回到济南后,我总在想,李爸和阿姨对我付出了太多,以前年龄小,如今也工作了,应该帮她做点事,


那时候乔磊做业务发家了,在老家建了别墅,齐震在广州做汽车贸易,90年代末就开丰田佳美,那时候香港人把凯美瑞翻译成佳美,算是比较早的进口车了吧,


唯独喜子,整天和一帮小混混四处游荡,抽烟酗酒,打架斗殴,


有一次我跟乔磊说,我又回不去,你在老家就拉他一把,这个人情记在我头上,


乔磊让他跑过业务,包括齐震在广州也帮他找过工作,他浪荡惯了,到哪里都是个惹事的大王,


乔磊说喜子变了,给他出路他不走,钱挣不到,月月还得跟我借,要管你管,我真没法管了,


后来齐震在广州帮他联系电脑硬件,让他在老家做电脑组装,当时在县里也是第一批做电脑生意的人,


要说,这个能赚钱吧,


没想到,挣到钱就跟一帮小混混吃喝赌挥霍,还欠了一屁股债,大家都说他是个流氓,对他也心灰意冷了,


但我了解他,他没有乔磊江湖道义,又没有齐震睿智干练,他只是觉得自己处处不如人,总想讲排面,让人家看得起,


他本性是个善良的人,做不了黑涩会,也耍不了流氓,最多就是个玩世不恭的流氓兔,


但,他不管是啥,他都是我兄弟,就冲我吃过他家的鱼,


2003年,我回老家参加工作,有一天领导给我说,对面粮局楼顶上住着个小混混,说是你兄弟,这周围能认识的,让他借遍了,而且打着你的旗号,


周末晚上,我去了楼顶,看到喜子和一个小混混,坐天台上光着膀子喝啤酒,


我就觉得他怎么堕落成这样,我说,你怎么对我无所谓,你这样能对得起阿姨和死去的李爸吗?你还有脸坐这里抽烟喝酒,


他兄弟说,你踏马怎么给我大哥说话,抡起酒瓶朝我砸了过来,我躲也没躲,


只听到耳边风声,我看到我的脸颊鼓了起来,嘴角一股热流喷涌,是久违的血腥味,月光下,一地明晃晃的玻璃渣子,


我想说,小崽子,我混世界的时候,你踏马还没闭裆,


但,我不是来打架的,抬手擦擦嘴角的血,我说,告诉你大哥,有本事别让他妈去卖菜,别在这儿给我装流氓,


喜子指着我鼻子说,我是打你旗号借钱了,怎么啦,你吃过我家饭,穿过我家的衣,你就是替我还上又怎样?


我说,喜子,我真没想到你能浑成这样,我是欠李爸和阿姨,我不欠你一分钱,


他自知理亏,只是跟我耍赖而已,


炒完了,他又抱着酒瓶子哭,兄弟啊,你知道我这些年有多苦吗?家里刚建了新房,就因为公路拓宽给拆了,那是爸妈攒了半辈子的钱,后来,你李爸又出车祸走了,我到二十五连个媳妇都找不到,


我听他哭的悲悲切切,开了一瓶酒,赔他干了一瓶,小兄弟也被他一巴掌打下了楼,


我说我理解,自从在学校你就觉得很尴尬,一方面你是城里的孩子,但是父母又是地道的农民,人家农民还有口粮田,阿姨只能靠卖菜维持度日,


但是你忘记了吗,阿姨那么辛苦,不就是为了咱能出人头地?


喜子干了一瓶酒说,道理我都懂,但是我已经爬不起来了,兄弟,你相信我是坏人吗?


我说,全世界都不信你时,我也信你,我永远记得那个叫我回家吃鱼的兄弟,


喜子哽咽了,头扭向一边,看着星空默默流泪,


那天,我居然喝多了,跟一个流氓喝多了,回忆起往事,哭过,又笑过,


第二天,我去了喜子家,阿姨老了许多,我说我见着喜子了,


阿姨说,这孩子是不是欠你钱了,他要欠你钱,我还给你,


我说没有,阿姨,我是来看望你的,


阿姨又给我说了很多,原计划英子要嫁给喜子的,谁想到那么多变故,房子没了,爹也没了,爷爷奶奶又年迈多病,


阿姨又盼着英子嫁过来,又想着别让闺女跳火坑,在城关随便找户人家,也比咱家强啊,


英子悔婚,对喜子打击很大,这俩娃从小一块长大,要是没有变故,多好的一对啊,


我想起当年,喜子跟英子开玩笑的话:媳妇,给你婆婆说,让她给你盖红砖大瓦房,


眼下,婆婆是盖不起了,媳妇也走了,


哎,哪有好坏人哦,但凡有条泥路,谁踏马愿意蹚浑水,


我说,走出来还得靠他自己,您也别急,我劝劝他,以后能用着我的地方,您就当亲儿子使唤,


阿姨又拿毛巾擦泪,我心里也一阵阵酸楚,


后来,同学都劝我别管喜子的事为好,我说你们不管可以,我不管不行,因为我欠他人情,


在我没还清他人情之前,我真希望他能走向正路,


喜子在单位跟我住了半个月,他说这是五年来过的最踏实的时光,


我说为啥?


他说我不用再装流氓,


我说是的,从上学起,你总想让别人看得起你,让自己扮演一个流氓的角色,好让自己看起来有价值,


但是兄弟,你骨子里是个善良的人,你演的很累,


脱下伪装吧,做回你自己,


喜子一拳打在床头上,拳头搓掉一层皮,血珠瞬时鼓了出来,


他拍拍我肩膀说,兄弟,还是你懂我,


后来,喜子又去了广州,一是为了躲债,二是为了挣钱,三是脱离这个环境,


虽然没有发财,但人努力多了,每月给家里固定寄钱,剩下的还债,


2005年,我不甘平庸,从单位辞职,开始在青岛创业,阴差阳错走向了互联网,


很万幸,作为一无所有的屌丝,若不是赶上互联网大潮,真不敢想象现在的我是什么景象,至少跟着我的小兄弟,在这个新二线城市脱离了朝九晚五,有尊严有自由的安居乐业,


当然还有喜子,趁着那几年翡翠电商的火热,跟我做了第一批翡翠微商,完成了逆袭的使命,


那年喜子结婚,我回去喝喜酒,


阿姨家又建了二层小楼,媳妇是长沙人,漂亮又贤惠,


阿姨说,孩子,这得咋谢谢你才好,


我说,您对我付出过那么多,这是我应该做的,


再说,也是喜子争气,从阴霾中走了出来,我是次要的,


阿姨说,当年我就说嘛,喜子就他自己,你哥俩是个伴,我俩儿都争气,


有时候我想,喜子是流氓吗?


不是,流氓只是他演过的角色,是对现实无奈的妥协和堕落,


当我们掉在阴沟里,也不要忘记仰望星空,


那一束微弱的光,也许就是希望。

来源:公众号, 衣钵先生

推荐阅读:

怎么玩游戏赚钱?什么游戏最赚钱?正规的玩游戏赚现金教程!

支付宝红包可以每天免费领取,最高99元!附支付宝红包提现方法!

网上创业:pos机代理加盟赚钱项目

优质原创软文代写、高质量原创文章代写服务

网上赚钱项目:优惠券分享赚钱项目,月入1万+(网赚项目)


发迹创业网,关注创业、营销、自媒体和站长

扫码立即关注我们!

本文地址:https://cy.dafaji.com/post/107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发迹创业网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